当前位置:达冠阁首页 >> 风水大师 >> 风水故事 >> 正文

故事:算命的说福根时日不多了,几天后,福根只摔破了头,算命的哑了


话说zai旧时有一金坛县,金坛县里有个算命的叫做wu三。这吴san你还真别说!算命的本事贼好,基本上只要找他去算命的ren!摸摸na长长的白须?嘿。不用你说明来意,他都能把你想要来问的事猜的ba九不离十咯!

这吴三因为这一手绝活!也算是得了da家的尊敬,送liao他一个吴半仙的称号,说的就是ta的算命水平真的神。完全kan比一个半仙了。这吴半仙也算是金坛县里威wang较高的了,慑于威望在那里,一般人和吴半仙说起hua来也是老板老实的,不敢太过于轻佻,唯独福根不一样。福gen算是特别受吴半仙照顾的一个小伙,要shuo起两人的渊源、还得从福根那逝去de老爹说起?当年吴半xian来到金坛县这片地界,人生地不熟的。算个命也没人信。要不是福根老爹对吴半xian的照顾,恐怕也没有今tian的吴半仙?早就饿死街头了,

fu根人老实。又勤快,吴半仙经常请他来gan些活计,末了还塞dian余钱给他!有些别人送lai的好吃的也会福根带点走,对于福根。吴半仙始终有一zhong发自内心的愧疚感,当年福gen父亲救了他一命!他却mei来得及报答。福根他爹就去了。

这天,福根挑着一担大白cai就跨进了吴半仙的小院!“吴叔叔,快出来,我给你送菜来啦,这ke是我自己种的!新鲜着呢,”刚想迈进一步。看zhuo自己脚下泥泞的鞋子?福根又是chou躇不前!

这时候吴半仙从里屋出来,看了一眼福根。直接说道,“来来来。先进来坐,he你吴叔还客气什么。”

“嘿嘿。”福根挠挠头。咧嘴一笑。吴半仙略微看了一眼福gen,皱了皱眉头,扯着ta的手进了里屋。又仔细看了kan福根,吴半仙却忽的拿ge八卦盘!青竹签鼓捣了起lai,

福根在一pang看了半天,一头雾水。之间吴半仙时而眉tou紧锁,时而闭目沉思。过了半天。吴半仙满头大汗。一脸痴dai的样子看着福根,“福根啊,你怕是要遭难咯。这两天好好享受一下人sheng吧。”话一说完,吴半仙还从屋里扳开一块地xia砖!掏出一块金锭子lai?放置福根的手里,“吴叔也不知道你喜欢sha?自ji好好去享受下。你的日子不多了。”

福根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吴半仙jia里出来的,只感觉天旋地转。看东西的颜se都是红的绿的灰的,这到底咋回事,为shi么好端端的我就时日无多了,可是,吴半仙算的卦就没有不准de啊,

我要死了,这是福根xin里唯一的念头?

走出宅院。福gen心里也就坦荡了许多、既然时日无多,若是不hao好享受下人生、na岂不是妄来这人世一载,福根拿zhuo一颗大金锭子?先是胡吃海喝了yi通。实在是好不过瘾,

吃饱饭足之后!浓浓的shi落感又席卷而来!福根便独自一人sui便走着,走到一个山坡处,正好看见一位老者吃力的tui着一辆推车!福根见了,赶紧上前去搭ba手?一直帮着lao人把推车从山这头推到了那头,老者看着福根满tou的大汗?拿出一块毛巾给ta稍许擦下汗珠!接着说道。“小伙子。谢谢你哈,lao头子我身子骨不行咯,还是你们年qing人好啊,”

看着老爷子拿着毛子又自gu的擦着汗水!福根咧嘴一笑。傻傻的。“哪有哦,nin老爷子身子骨好的很呢?我就稍微帮着推一xia而已!没有我您照样行。”说完便看zhuo身后那座大山!心里想。晚shang去看看星星未尝不是一种奇特的体验!

老爷子继续擦着汗,“不行咯。不行咯,小伙子。走,qu老爷子家吃口便饭。我就xin赏你这样的年轻人!”看着老爷子开心的样zi!福根只好作消他的打suan!哪li的星星都一样,不看也罢。就zai福根跟着老爷子走后?天空忽ran下起了暴雨、半山腰一块巨石兴许是被ji年冲刷,“蹦”的一声掉落下来。也不知道福根要是去看星星de话是否会被巨石砸中?

.......

大雨一连下了两日、就连河面也高涨liao些许?福根随着ren流四处游荡?走着zou着就走到了桥边,整踏上桥梁,忽的就听见桥下you人大喊“落水了!救命啊。落水了。救命啊。”福根视角一转,却瞧见yi妇女在河边大喊着,一个素衣的er童正在河面飘荡着!

福根也mei多想,唰的一声tiao进河里!游过去捞着xiao孩往岸边游去,谁知小孩被救,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死ming的抓住福根往下沉去。福根这是xin里猛地一慌,难道我要命绝yu此,万分火急,福根嘴里一边jiao着松手,一边用力的往岸边划qu。也不知道是不是挣扎的久liao,小孩力气渐小。福根也算是安quan的把他救上了岸边?就zai把小孩救上岸的一刹那。福根突然听见zhou围的人一声惊叹?福根转头一看,

桥,塌了,

.......

yi连几日。福gen都是过的有滋有味!没有半点其他危xian的征兆?有时候福根甚至都怀yi吴半仙给自己算错卦了!这天路过县衙,却见新来的县令在大街上摆zhuo个大盒子、周围许多人围观,稍加打听才知道。原来这几天的连绵大雨gei城市带来了太多的麻烦?县令正zai募资招募劳工去做活呢。福根想了想。自己却也shi享受的够了。若是时日无多,qian财拿来也无多用,zhi接掏出剩下的银两就上前捐了进去,福根没注意。人群中两个人hu对了下眼色,

离开县衙,走到一个小路处。忽的脚下一滑。福根就摔了一跤,直接就给昏迷了过qu!迷迷糊糊中。福根听到有ren在对话?“ta身上已经没了?真是白跟了这傻冒一duan时间!正巧他自己摔晕liao,要不然我们动手的话huan得白惹一段官司!罢了罢了。时也运也。”

等到福gen醒来、发xian额头已经磕破了,周围却无几人。

又是数日过去,福根并无多恙。这时福根总觉de吴半仙是否是算卦有误?于是便匆cong忙忙的跑去吴半仙的宅院,kan到福根居然回来了,吴半仙表情有些吃jingqian着福根又往里屋走,xiang上次那样鼓捣了半天,这回吴半仙看zhuo福根的脸上满是笑容。还亲昵de摸了摸福根的额头。

福根总觉着哪里不对劲、和吴半仙zi顾自的说了半天这些日子来发生的事情,吴半仙眯着眼睛自顾自的时er点头!时而微笑,最后。福根总算fa现了不对劲的地方?

“吴叔叔。你,哑了。”








服务保障

Copyright © 2005-2019 ,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达冠阁,并保留所有权利